Thursday, November 13, 2008

單身靠邊站


《The Heartbreak Kid》中,Ben Stiller參加舊愛的婚禮,卻被安排坐在滿是小孩子的「singles table」……

周五傍晚的恆隆中心六樓,永遠都是水洩不通——剛下班的白領、晚飯前的情侶,就如趁墟一般,擠滿整層樓的各間旅行社。
排隊的人龍延伸至走廊,最討厭等候的Mon,因為想到外地渡過自己的生辰,也不得不向現實低頭,像個窮途末路的破產大亨,在福利會輪候著紅柿湯與餅乾。
排在Mon之前的,是一對二十七、八歲左右的情侶。個子160公分的男人,有一幅純白色粗框眼鏡和天津露酒形鼻子;反起衣領、快要及膝的polo襯衣,肩上掛著女朋友的中型LV手袋。和男人一樣高的女人,別出心裁的留起芝麻街大鳥髮式;表現主義色彩的化妝,擋不住她臉上觸目的青春印記,就如那蓋過手掌的粉紅衣袖,亦無礙她一路翻閱新鮮出爐的《忽然一周》。
好不容易,Mon終於來到了櫃檯。年輕的女服務員,一邊敲打鍵盤,一邊似聽非聽著Mon的說話。
然後,女服務員說:「不好意思先生,這套票最少需要二人成行呢。」
「那我多付一點,轉單人房可以吧?」Mon問。
「讓我看一看……唔……不行呢,這種機票註明了二人以上出票,一個人辦不了。」
「哪其他航空公司呢?」
「唔……真抱歉,直飛的就只有這一家。」
「那麼,又或者轉機呢?」破產大亨已然饑不擇食:「只要是一人成行就可了。」
「這個嘛……」女服務員嘆了口氣,又敲起鍵盤,「唔……似乎……全部都要二人成行呢。」
Well,原來餅乾和湯都沒有你份,因為閣下已經被列入「黑五類」名單。 Mon心忖這是何等荒謬:最自由的人,居然不能自由行?!
悲哀嗎?未算。
當Mon洩氣的望著手上的旅行單張,忽然一股近乎絕望、由骨頭裡震顫的森寒感覺直衝向Mon的心靈:坐在櫃檯旁邊、正填寫資料的天津露酒男,抬頭斜斜的望向Mon,露出一個憐憫的微笑。(#&%*x$!)
Yummy, Turkey curry...My favorite...
Mon的腦海馬上浮起《Bridget Jones's Diary》的畫面,但好一個Mon,依然足夠硬漢的保持鎮靜,一步一步,踏實的離開旅行社……
And that was it, right there. Right there! That was the moment...